随着“挖呀挖”童谣的爆火,视频中的幼教老师迅速成为坐拥百万粉丝的网红,不少人也因此对黄老师多了些漂亮温柔的想象。而此次,黄老师脱离短视频与童谣环绕的滤镜,个人形象也逐渐在公众视野中失焦,容貌甚至也成了所谓的“瑕疵”被无限放大。

平心而论,滤镜时代,一个靠短视频火起来的人在脱离滤镜之后,遭遇这样的境况也是可以预见的,但一味吐槽其颜值而对其公益行为选择性失明的评价却并不够中肯。诚然,颜值确实是打开流量密码的一把钥匙,但颜值不是唯一的标准,更不该成为讽刺他人的利器。

对于黄老师而言,爆火或许原本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,参加此次活动,也属于公益项目。随州市文旅局长解伟在事后解释说:因为黄老师身体不适,严重呕吐至憔悴无法化妆,但她仍赴约到公益现场。如此情景之下,公众更应当对其妆容多一份包容。

但对于部分看客而言,他们不能接受的或许在于想象的破灭。因此,镜头下有些平凡的颜值,略显单调的童谣,也不再打动人,而成了被嘲讽的对象。

诉诸社交媒体,在技术的叠加下,滤镜和美颜似乎已然是网络博主们的常态。可怕的不是滤镜对容颜的美化,而是逐渐让人习惯于这种滤镜,以至于难以接受最真实的模样。

本是简简单单的儿歌,或许简简单单地欣赏就好。然而当流量资本涌入时,扭曲力也随之滋生。除了想象幻灭之外,也许一些看客并不在乎媒体聚光灯下颜值的一般,而是享受戏谑中言语暴力的狂欢,以及光环被祛魅后那不能被宽恕的平凡。

但是,公众应该看到,滤镜之下,镜头之外,大多数人仍然是平凡的,无论在网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,都不该对他人的相貌抱有那么大的恶意。任何人的素颜形象,都不影响其作为一名教育者和公益志愿者的价值。相反,那份为公益事业尽力的心,才是弥足珍贵的。

流量在涨潮时可以迅速把一个人捧向神坛。倘若流量退潮,也可以迅速使一个人摔入谷底。但公众应该给这些被流量裹挟前行的人们一个机会,一个在流量退潮前可以选择离场的机会,以及在屏幕前选择展示真实自己的机会。

不管是素颜的黄老师,还是任何普通的个体,都不该承受各种来路不明的恶意。我们应该尊重个人的选择与个性,而不是用滤镜的标准去对他人的外貌过分苛责。如此对容貌的恶意,需要被抛弃。

韩炳哲在《在群中》一书里说,我们的社会正在“遁入图片”,通过可消费化的处理,图片被驯化了,图片所展现出的被优化处理之后的镜像,正在毁灭图像的最原始的价值。于是导致了所谓的“巴黎综合征”,游客来巴黎之前,通过图片把巴黎想得太美,无法接受巴黎现实与图片之间的巨大落差。

其实,公众从之前近乎疯狂地传播明眸皓齿的黄老师的“挖啊挖”,再到无法接受黄老师线下的素颜,又何尝不是一种“巴黎综合征”呢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