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倒流回到2013年4月26日的西班牙职业足球联盟主席选举现场,如果能重来,支持者或反对者们,会不会重新思考自己手中神圣选票的去向?那场选举,哈维尔-特瓦斯以32票赞成、10票反对的优异战绩,成功当选新一届西甲主席。此后,他又两度连任成功,执掌西甲联赛接近十年。多年来,他在打击假球、平衡中小球队利益、维持联赛健康运营等方面煞费苦心;他也始终与非议相随,许多敌对球迷诟病其美凌格的身份,连带质疑其主席任上的一系列举措。

“西甲的星味越来越淡了”,应当是许多持续关注西甲的球迷们,最直观的感受。

在特瓦斯主席任上,C罗和梅西两大超级巨星先后告别西甲,内马尔、贝尔等知名球星也纷纷离开。

国家德比依然如火星撞地球般火爆,但是两家俱乐部之间头牌的比拼,已经从MSN大战BBC,变成了“莱万多夫斯基pk本泽马”,甚至“佩德里&加维pk维尼修斯&罗德里戈”。

至于两位曾经的“世界第三人”阿扎尔和格列兹曼,前者登陆伯纳乌后始终饱受伤病困扰,已经彻底沦为边缘人;后者则一度不断分心场外事件,收心球场后,表现也大不如前。如今放眼西甲,很难寻得一位球场内外影响力都能比肩两大天王的旗帜球员。

如果说,C罗的离队,更多还是因为球员个人需求,与球队长远规划出现分歧,那么梅西从分手到离队的这一过程,背后离不开作为联赛管理者的特瓦斯“不可能为了梅西留队而修改规则”的强硬表态。

在涉及联赛头牌的去留面前,特瓦斯的选择看似不近人情,但也是律师出身的西甲主席维护程序正义的本分之举。

近年来,“工资帽”“注册”等词汇,常见于西甲诸队的报端。去年夏天,在转会市场上手笔频出的巴萨,一度深陷于“有钱买人,没钱注册”的泥潭。征战沙场23载的老将华金,甚至因为球队注册困难而萌生了就此退役的念头。好在,在夏窗关闭前,贝蒂斯最终全员注册成功,华金的戎马一生,也避免了以一个略显潦草的句号而收场。

“工资帽”这一本在NBA领域内为人熟知的词汇,为何会出现在大西洋彼岸的伊比利亚半岛呢?

2013年,“工资帽”制度被引入西甲,意在为西甲和西乙俱乐部实施严格的财政管控。与北美体育联盟的计算方式不同,西甲联赛的“工资帽”,更像是“阵容开支上限”,其计算公式大致为:球队单赛季的收入,必须大于等于球队工资开支、债务以及成本预算(含转会费摊销)的总和。倘若无法满足要求,最直观的影响便是无法注册球员。

在去年夏天靠着老将降薪、清理冗员、激活杠杆等极限操作勉强过关后,巴萨在冬窗又遇到了加维注册的难题。在财政状况彻底扭转前,如何清理足够的薪资空间用于注册,恐怕是巴萨每年都需要至少头疼两次的难题。

掌权以来,特瓦斯先后开出4份行政处罚决定,先后让瓜达拉哈拉、皇家穆尔西亚、埃尔切和雷乌斯等4家财政违规的西甲、乙球队降级。

狠辣的手段,让特瓦斯背负了不少骂名,但也不得不承认,在他的财政铁拳监管下,上一个十年蔓延于西班牙职业足球圈的欠薪现象,如今已经几乎绝迹。

2013年,除了特瓦斯当选西甲主席、工资帽政策出台,西班牙足球圈还发生了什么大事呢?

答案或许出于多数人的意料:马拉加进军欧冠八强。是的,就是那支当年坐拥伊斯科、德米凯利斯、圣克鲁斯等名将,一度在威斯特法伦将当年亚军多特蒙德逼入绝境的马拉加。

2010年,卡塔尔商人阿勒萨尼入主马拉加,豪掷重金打造“西甲曼城”。然而好景不长,阿勒萨尼在当地投资失败,无力负担球队高昂的开销,欠薪问题也随之暴雷。

2012-13赛季止步欧冠八强后,马拉加虽然在联赛中取得第六名,但却因为财政问题被欧战禁赛。此后,马拉加的战绩便陷入了不可逆转的下行区间,2018年降入乙级,2020年一度濒临破产。仅仅7年光景,这支因为华丽球风而名震欧陆的球队,就此香消玉殒。

在球迷无缘入场、俱乐部营收锐减的困难年份,这一政策更是以严苛到近乎不近人情的规定,“帮助”了许多中小球队熬过寒冬。如今,哪怕欧洲足球已经接近恢复常态,“工资帽”的存在,仍然有其合理意义。

正如赛季初,西甲联盟中国区代表朱怡安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:“这一政策,确保俱乐部和联赛保持长期财务健康。其效果显而易见,俱乐部可以确保他们能够支付球员的工资,并且公共债务已从2013年的6.5亿欧元减少到2021年的1700万欧元。

间接上来讲,财务健康的俱乐部和联赛能保持稳定性,对所有利益相关者而言更具吸引力。”

然而,这一政策,在保障了投资合理性的同时,也限制了西甲球队在转会市场上的购买力。2022年夏天,新生代球星的两大顶流——姆巴佩与哈兰德——都无缘登陆西甲,便已经引发外界对西甲的唱衰之声。

今年冬窗,在英超球队疯狂斥资近8.3亿欧元用于军备竞赛的同时,西班牙的冬天却是一片静悄悄:总体支出仅为3300万欧元,甚至不如英超保级队伯恩茅斯;花费800万欧元转会费的西班牙人新援塞萨尔-蒙特斯,已经是西甲冬窗标王。

在西甲球队欧战竞争力(除皇马外)整体下滑、联赛欧战积分次席摇摇欲坠的当口,“工资帽”政策是否需要根据具体环境的变化而进行必要的调整,是时候得到更充分的讨论了。

工资帽之外,另一个与“钱”有关的话题,这几年也时常深陷争议漩涡——CVC注资。不用问,这又与特瓦斯有关。

2021年8月4日,西甲官方发布公告称,与CVC投资集团达成了27亿欧元注资的原则性协议。

CVC将注资现金27亿欧元,其中90%将会被分配给各西甲、西乙以及女足、半职业和业余球队。这对彼时仍未走出经济危机阴影的西班牙足坛来说,无疑是雪中送炭的救命钱。12月,该方案正式落地,在排除了5家反对者的份额后,CVC的注资数额约为20亿。

作为回应,皇马在官方声明中言辞激烈地指出,“该协议采用欺骗性结构,在50年内征收俱乐部10.95%的数字媒体转播权益”。根据2021年的西甲海内外约21亿欧元转播权计算,CVC将在未来50年内,获取115亿欧元的转播权益。

在两家豪门球队看来,27亿换115亿,这样的协议,几乎等于“丧权辱国”。

为何多数中小球队,都投了赞成票呢?根据细分到每支球队的分配方案,每支球队获得的资金70%用于基础建设,15%用于提高工资帽,只有15%可以用于偿债。

也就是说,CVC为它们提供了用以改善基础建设、实现长期发展的一笔资金,这是普通商业银行不会考虑的。

然而,为何CVC注资会引起如此巨大的争议呢?个中原因,恐怕还是出在特瓦斯本人身上。

此前,西甲主席长期持有“反对国家资本干预足球”的立场,持续不断地批评曼城、巴黎圣日尔曼等“国家控股”的球队。然而,在联赛整体发展的大是大非面前,他却用一种“屠龙少年终成恶龙”的姿态,向私人财团低头,其中反差,未免有些过于讽刺了。

抛开争议,特瓦斯其实为西甲整体的发展贡献良多,最突出的贡献,就在于2015年强令西班牙政府推动的“皇家法令”。

在“皇家法令”出台前,西甲各支球队并没有统一的、作为整体的转播权谈判。由于球队战绩、地理位置、历史底蕴种种因素的差异,顶级球队与保级弱旅之间的转播权收入差异,可达天壤之别。The Athletic引用的数据显示,2013年特瓦斯上台时,巴萨、皇马的转播权收入,是西甲中游球队的接近7倍,是保级军团的接近10倍。

特瓦斯决心扭转转播权收入的失衡局面。2014-15赛季起,西甲整体采用效仿英超的“转播权打包售卖模式”,俱乐部与转播商的私自接洽不再被允许。当赛季,西甲的转播权收入仅在8亿欧元上下。上赛季,这一数额已经翻倍至20亿欧元,在欧洲范围内已经仅次于英超。

在“做大蛋糕”的同时,特瓦斯同样致力于“分好蛋糕”。2014-15赛季,巴萨和皇马两大豪门占据西甲转播总收入的比例高达46.1%。此后,这一比例下降到39%以下。在转播权领域,豪门球队与保级军团之间的鸿沟,正在被消解。随着转播收入的增加和联赛竞争环境的改善,越来越多的外国赞助商将合作的目光,对准了中小球队,一个良性循环正在形成。

虽然时至今日,西甲的转播权收入分配,依然是五大联赛中最不平等的(The Athletic观点),特瓦斯的主张,也并未在根基上撼动三家争冠的整体格局,但是至少,这一方案,让人们看到了联赛走向健康发展、并且孕育更多可能性的曙光。

谈及欧洲联赛的海外推广,球迷们往往会对英超社媒高频率、高质量的内容输出、频繁发起的互动和亲自玩梗甚至下场整活的接地气而津津乐道,“狮子头”的标志,正在成为一个越发鲜明的文化符号。然而,随着西甲等联赛纷纷发力中国市场运营,英超“一枝独秀”的局面正在被打破。在西班牙语全球普及程度的先天劣势下,作为联赛主席的特瓦斯,又是如何推动这一切的呢?

转播技术的革新,是西甲联赛吸睛的招牌。近年来,西甲屡屡成为新锐转播技术的试验场。

令屏幕受众直呼震撼的“4K+HDR”画质加持下的“电影级镜头”,以及360度立体回放、球员第一视角、数据虚拟投影等技术的运用,都让西甲转播收获了更为震撼的视听体验。

2018年,时任西甲首席通信官乔里斯-埃弗斯在参加“亚洲消费电子展”时表示,西甲所有转播技术的应用,目的都是为了带给全球各地的观众最好的观赛体验。此外,他还强调,西甲正在用娱乐的方式,去运营赛事,“希望观众在观赛时获得的体验就如同在玩游戏一般。”

为了优化亚太区受众观赛体验、进一步扩大西甲海外影响力,自2009年起,西甲就比赛开球时间进行了调整,增加了周一晚场以及午间场。在特瓦斯任上,这一调整力度越发加大。

2019年,中国球员武磊加盟西班牙人,此后一个赛季里,据《体坛周报》统计,西班牙人被安排了数量超过50%的午场比赛(当地时间12-14点、国内的“黄金时段”)。

然而,调整比赛时间的举措,也在当地引起了一定的争议。事实上,争议声由来已久,并不是因为对中国市场过于鲜明的照顾而起。在本地球迷看来,调整比赛时间,完全是为了照顾海外受众和转播商,自身的利益受到了伤害。

此外,较早的开球时段,以及西班牙部分地区中午时间炎热的天气,都不利于球员的发挥,早场比赛经常呈现出失误频频、球员如同梦游的乏味场面,这恐怕是与适应海外受众以扩大影响力的初衷背道而驰的。

在推动西甲联赛走向国际化这一方面,特瓦斯还进行过许多探索,虽然结果不甚理想。

此前,特瓦斯曾在多个场合提出,要效仿NBA,在赛季中期将联赛的某些场次,设在海外进行。2018年,西甲联盟一度与美国的一家体育公司达成协议,当赛季赫罗纳主场对巴塞罗那的比赛,甚至一度被认为将成为欧洲主流联赛历史上第一场海外赛。

然而,由于运营模式(跳过中间商,直接对接目标消费者)超出了国内受众市场发展阶段,以及流线传媒自身资金链断裂等原因,雄心勃勃的“西甲+”,在勉强维持了半个赛季后,便于2023年2月17日宣布停止运营。

在2022年召开的“走过八年:西甲联盟国际化历程媒体见面会”上,西甲联盟中国区总经理塞尔-·托伦茨总结称,西甲的全球推广计划始于2014年,在2017年升格为全球代表计划。

自2015-16赛季以来,西甲增长了30%的全球观众;西甲的国际转播版权价值也自2013-14赛季以来增长了247%;西甲的品牌价值也得到了提升,赞助商数量同期增长了5倍。

对内,特瓦斯整顿了联赛财政纪律、重构了转播收入分配格局,帮助西甲扛住了疫情带来的冲击,实现了健康运营与发展。

此外,上任之初,他提出的整治假球、清除球场暴力等承诺,最终也确实得以兑现,提升了西甲联赛的整体形象。

对外,特瓦斯积极推动西甲联赛走出伊比利亚半岛的一方角落,走向全球化的广阔天地,将西班牙足球洋溢的激情,如蒲公英般播撒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,将年轻一代的注意力,从游戏机和手柄上,重新拉回了转播屏幕前。

然而,特瓦斯大刀阔斧的变革,背后注定伴随着被压制的非议。有人说他作为联赛管理者,挽留和招徕球星无能;有人说他对财政近乎变态的要求,最终会毁了西甲;

也有人说,公开表明皇马球迷身份的他,和巴萨主席拉波尔塔之间在财政杠杆、“裁判门”的事件上彼此针锋相对的表态,是出于“公报私仇”的情绪发泄。

无论如何,特瓦斯面临的争议不会终止,他在西甲的改革将迎来怎样的新篇章,我们将继续拭目以待。

10-11赛季到19-20赛季欧冠冠军:皇马四次,巴萨两次欧联冠军:塞维利亚四次,马竞两次西甲完完全全的统治级别的表现。那些年,西甲球迷还要经常跟英超球迷争的面红耳赤谁是第一联赛。就是拜这个废物主席所赐。不能说百分百他的锅吧!80%是跑不了了

工资帽的设置本意是好的,为了不让各个球队破产 但是因为疫情等原因使所有球队的收入变成了负数 然后被迫卖人 紧接着就是欧战成绩不好 收入减少 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所以特瓦斯现在要解决的 是如何将恶性循环扭转 而不是一味地削弱工资帽

西甲的模式就是两个大佬带着一群小老板创业,大佬都要勒紧裤腰带了,你还让他拿出余量给小老板,大佬肯定有意见,你签个CVC就能满足小老板的胃口,可是大佬不满意啊!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围绕大佬最终使得整个西甲利益最大化,他的改革有可取之处,只是吃大户吃的太狠了,就算成功了,整个西甲也会从顶端降落,成为一个普通联赛,现在的西甲赛场还有几个能拿得出手的球星。

老想着蛋糕怎么切,却没怎么去想怎么把蛋糕做大,一个死水湾,你就算皇萨有统治20年足坛的基础也白搭行吧,但愿小球会利益上来了,大家一起发展

本该是英雄,却因为惹了不该惹的人导致风评如此差。足球不是只有皇马和巴萨,小球队也不应该只是豪门的玩具。

十年前,西甲可以欧冠八强占三,现在?十年前,西甲可以连续卫冕欧联冠军,现在?十年前,西甲可以和英超争夺第一联赛,现在?

推行政策的出发点都是好的,执行起来真是四不像,要么就索性矛头直指皇萨,把利润分给其他俱乐部,像现在这种塞维和黄潜都得卖人去迎合政策,到底利好哪些俱乐部

有些东西太深奥谈不来。但从个人角度来说,西甲比赛的观赏性远不如我刚看球的16/17赛季那段时间,国家德比不再是非看不可的比赛,皇社、皇贝、皇潜等第二集团球队的身价甚至不如英超副班长的南安普顿

只能说bbc和msn的对决已经成了美好的回忆了 现在的西甲就和世界杯的西班牙队一样 可以看但没必要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